柏建全:常跟自己“過過招”
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  發布時間:2018-06-20  瀏覽次數:
       一位退休的領導干部曾深有感觸地說,為黨工作幾十年,經歷過重重誘惑的考驗,也曾在別人眼中的“油水”崗位上待過,之所以能安享晚年,靠的是常跟自己“過過招”。在一次次“左手”與“右手”的掰腕較量、正義與邪念的對峙交鋒中,他做到了“常在河邊走,就是不濕鞋”。
       柳青曾說,沒有一個人的生活道路是筆直的、沒有岔道的。有些岔道口,譬如政治上的岔道口、事業上的岔道口、個人生活上的岔道口,你走錯一步,可以影響人生的一個時期,也可以影響一生。關鍵時刻,自己跟自己“過過招”,較量一番,做一個人生路上的“扳道工”。危急關頭,校正方向,是定力,也是智慧。
       “過招”雖無皮肉之苦,但一個人徹悟的程度,恰等于他所受歷練的程度。明代曹鼐在任泰和典吏時,押解一名絕色女賊,因來不及趕回縣衙,共宿荒山野廟。夜間女賊為了逃生,頻頻暗送秋波。曹鼐剛開始心猿意馬,情急之下,在紙上寫下“曹鼐不可”四字貼在墻上,作為對自己的警戒。一夜之間,寫了撕,撕了再寫,如此反復,直到天亮。曹鼐在這撕與寫的抗爭中,終于抵制住了誘惑,戰勝了自我。在是與非、正與邪的較量中,見證了曹鼐思想斗爭之苦、行為韌性之堅。
       一個人自律與否,最大的誘惑是自己,最難戰勝的敵人也是自己。細數近幾年查處的貪腐官員,他們中的大部分人工作之初勤勤懇懇、任勞任怨,也不乏業務能手、改革猛將。由“政壇明星”跌入深淵不能自拔,再淪為階下囚的軌跡,根源就在于迷失了自我。正如落馬官員所懺悔的“主觀上放松對自己的要求,這恐怕還是致命的”“三觀的蛻變,自己思維方式、行為方式的變化,成了我犯罪的根源”。假若有常跟自己“過過招”的較量,或許他們會有另一番人生景象。
       法國作家羅曼·羅蘭在《約翰·克利斯朵夫》中這樣說:“真正的光明決不是永沒有黑暗的時間,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罷了;真正的英雄決不是永沒有卑下的情操,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罷了。”壁立千仞,無欲則剛。當年,面對老鄉送來的“紅包”,楊業功說:“拿了紅包,我的腰桿就不硬了,你見過哪個貪官能打勝仗?”正是他敢把“攜禮莫入”貼在自家門楣上,把點滴欲望擋在門外,才成為中國軍人中一面不倒的旗幟。
       習近平總書記說,面對公和私、義和利、是和非、正和邪、苦和樂的矛盾,選擇前者還是后者,靠的是覺悟,檢驗的是對黨和人民的忠誠。忠誠之力能撼天動地,對黨愈忠誠,其心力愈大。力勝者方可去私欲、舉大器。這個力,對于新時代的每一位黨員領導干部來說,就是堅守初心,堅持斗爭;就是在人生的長河里,做最好的自己!
       “假如人能夠遏制住自己的種種欲望,過著無求的生活,那么,他才算主宰了自己的生活,掌握了自己的命運。”有記者在采訪廖俊波時寫道。曾經有一陣子,廖俊波的身子里有兩個聲音在吵架。一個說“過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”,一個說“去給別人干點事吧”。幾番較量,后一個聲音的分貝更大,也更有力。正是在跟自己“過招”中,聽從了信仰的召喚,廖俊波在人生路上篤定前行。
       我們在工作、生活中,倘若感覺精疲力竭時,不妨想想是不是自己的行為已經觸碰到某些底線,這時,趕緊給自己敲響警鐘,補“鈣”壯骨,跟黑暗中的另一個“自己”較量一番。如此勤習內功,才不至于陷入看似“一念間”的境地,難以自救。(作者為桓臺縣紀委常委、監委委員)
上一篇:淄博市國稅局教育科原科長王文國被開除黨籍  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: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




關閉
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