蒲松齡直言勸孫蕙
來源:淄博廉政在線  發布時間:2018-11-21  瀏覽次數:
       朋友有許多類型。患難、酒肉、知心、知音,是從交友的基礎來分的;一面、泛泛、莫逆、刎頸,是從友情的深淺來分的。酒肉朋友自不可交,而知心、知音亦未必不是臭味相投者的自詡;一面之交固然無多大裨益,江湖義氣式的“莫逆、刎頸”也許正是讓人犯錯誤、“栽跟頭”的根源。

       朋友之中真正當交且難以得到的應屬“爭友”。

       《荀子·子道》云:“士有爭友,不為不義。” “爭友”,同“諍友”。指能直言規過的朋友。無論當政者還是平民百姓,身邊如有一位爭友,便如同鏡鑒在側,時時照出自己的過失,聞過則改,便不會捅出大婁子。

       蒲松齡一生位卑家貧 ,但為人正直、坦率,與比他長8歲的同鄉孫蕙交情甚篤。正當蒲松齡十分窮困潦倒的時候,做江蘇寶應縣知縣的孫蕙聘請他去幫辦文牘。蒲松齡對孫蕙自然十分感激,賦詩以“尚有孫陽憐瘦骨”表達受孫蕙知遇之恩的感激心情;當孫蕙在治河工務上因關心百姓疾苦而得罪大僚的時候,他寫出“故人憔悴折腰苦,世路風波強項難”的詩句,給孫蕙以道義上的支持。但是當他得知孫蕙升了給事中而放縱家人橫行鄉里的時候,便毫不顧惜這位老朋友、老“領導”的面子,寫了長信《上孫給諫書》,直言不諱地指出了孫蕙處事不當、濫交朋友、不擇善言、使用壞人、放縱族人等五條“罪狀”,且直言痛陳:“但祈先生微行里井而私訪焉,倘有一人聞孫宅之名而不咋舌咬指者,弟即任狂妄之罪而不敢辭!”

       蒲松齡直言規過,大義凜然,看似無情,實則有情,是一位響當當的爭友。

       我們設想,友朋之中有一人如蒲松齡先生,肯定能免去無數禍端,這是毫無疑義的;不過,倘身邊真有爭友在,而本人卻諱疾忌醫,容他不得,那就不惟可嘆而且可悲了。(淄川區紀委 蒲先和)
上一篇:張店區:強化“四個辦理” 1-10月份受理信訪舉報445件次  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:沂源縣:黨內問責“八步走”




關閉
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查